12.03.2009

《冬日杭州宴》.宴味上篇~杭州酒家


 大伙兒共嚐杭州直送的美食!

咱們飯局為著好吃而走下去,正是龍門樓結業之夜,灣仔道變得好不熱鬧,這邊杭州酒家,沒有古董收銀機,卻有吸引著食友們的杭州廚子主理廚.情.味。



店員及經理很認真準備。

主理人重視,店員亦不敢怠慢,是夜洋酒杯全都是新訂來的,全都抹得乾淨,上周四還是五圍檯,最後因追星者甚眾,店方特別加開至六圍,酒家得到食友賞識,也是好事,檯面打理得企理,而小茶几亦放上冰桶,配套方面是認真的。


以食會友,本著分享美食的心而來,氣氛當然好!

食友由大埔、觀塘甚或元朗無分地區,為食而相聚一起,是夜更有傳媒朋友到場,杯籌交錯,好不熱鬧的一夜!


是夜張經理亦如以往,親自招呼大家。

直擊完花絮,直入菜式部分吧!


主理冷菜的杭州師傅。

偶初定下六道冷菜,張經理說不好,畢竟江南人著視冷菜,情況如廣東人餐前以燒味小吃作序,當然他們的款式就更多更精彩,單是雞已經有蝦油浸或作醉雞,他們分工仔細,涼菜就由涼菜部師傅主理,炒菜另有師傅負責,另外還分設主理麵點、糕品的麵點師。


眾人一同分享冷菜,就更開心!

偶的胃納不好,不能多吃油膩之物,較之剛烈主菜,還是喜歡清麗一點的冷菜,甜的、鹹的、辛香的都喜歡。



蝦油浸雞,蝦油是寧波人所說的魚露。


然而冷菜處理非常「蝦人」,材料不佳成品不會好,在三六九等平民菜館,偶寧可吃麵亦不打冷菜主意,還需有恰到好處的調味,才能帶出風味,如蝦油浸雞,是夜的雞皮薄而爽、肉嫩,質感甚佳,惜魚露鹹鮮未見突出,未能帶出鮮明個性。


炸響鈴,賣的是火功。

正重杭州菜在本地難尋,是因當地沒有鮑參,簡單材料,吃的是手工錢,如一味炸響鈴,原材料不過是杭州腐皮,要靠火功將平凡材料炸得「噹噹」作響,是夜響鈴炸外層夠脆,唯其芯實,不及天香樓那邊每夜只做三席質素佳。


熗腰花,做法與北方爆肚一樣,很原味的一道燙川菜式。

熗腰花也是一味粗材細作的菜式,熗指材料以滾水作燙川,既保留腰花的原味亦能吃出爽脆質感,起了花的腰片,非醬煮做法,微羶是可以接受的,卻奇怪何以用日式芥末作汁?質感上能再爽一點會更好,以$68/例算是合理的質素,




廣東的米鴨較杭州老鴨大一個碼。

















醬鴨味濃帶臘過的味兒。

招牌醬老鴨,嚐過東來順肉嫩醬鴨,偶在廚房「打貓」時問師傅為啥這邊的鴨子肉質粗得緊?他道:「杭州醬鴨都是用個子小的老鴨,肉粗但鴨味夠濃,家鄉人把鴨子上醬後掛起照陽光,然後原包封裝來香港。」,鴨子原來曬過太陽,難怪帶著「臘」過的味兒,味道夠也好吃。


萬年青。


高山野筍。


杭州酒家材料由杭州直送,萬年青高山野筍同出杭州,前者稍欠個性,後者皮不能吃,芯位卻滲著獨特筍鮮,卻沒有一般鮮筍的刺激味道,是一味有特色小品作。


臭氣衝天,入口卻不臭。

炸豆腐聞起來很臭,吃起來從來都不會是所聞到的那會事,不臭不好,稍吃小半口,留下戰力,轉戰其它菜好了。


腍身了的醬蘿蔔。

杭式蘿蔔不夠爽脆,醬香有餘而花椒的幽香欠奉,比較起來,偶還是喜歡天香樓的「白身版」做法,既有花椒、八角的香,吃起來亦爽脆。

待續...

是次消費:$210/位
(以五個為滿分)
食物: 1/2  
配套:
消費:


杭州酒家
地址:港島灣仔莊士敦道178~188號華懋莊士敦廣場1F
電話:2591-1898


2 comments:

v said...

張米芝蓮海報...好杭州...
不過相信食物一定出色百倍

西門町大惡男 said...

v,
食物同相一樣,「地道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