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10.2010

逾時不候七點燒鵝~文記燒臘飯店

巷內果欄打烊,街尾夜冷人靜,這邊卻夜夜笙歌,奇!

老饕Fraz的回憶中滿載著奇聞食趣,每與食友前輩把酒談食之道,獲益良多,憶及鳳德村打冷,席間談起大家收工後轉亡命紅Wan終點站側巷內,屹立著開業逾二十載的燒味店,位置兜痞,然而街坊熟客卻準時候此「七點燒鵝」,閒日每晚只燒兩隻,聞此傳奇者莫不垂涎。


「巷內」隱世美食有著不一樣誘人魔力。

即興小聚,連備課時間亦欠乏,然而當知道飲食網站僅有資料乃Fraz所提供時,就不會期望公仔信箱食家會有所貢獻,位置不算難找,只要懂得上海街與南京街交界,亦不好「眼大睇過龍」,它就位在果欄檔內側。

十年如一的平民格局,檯底還設有痰罐,有趣!

老店有人情味,亦有江湖規矩,燒鵝七時準時出爐,管你時熟客或做節什麼的,也不作特別預訂,每晚兩隻要吃下莊請早預留,鮮雞雜不作雙拼,椒鹽鮮魷要等半小時等等等,不能怪老闆有性格訂下諸多規矩,畢竟廚房配套有限,菜式全由他一手包辦,是顧全大局演生出的個性,別管你喜歡與否,他就這樣一做多年。

由老伙計招呼,與勝香園的熟客仔一樣,放下財物而物主可失縱十餘分鐘。

都是街坊熟客,寒暄後拋下背囊不知走到那去的大有人在,菜式十年如一,幾位伙計見Fraz來,亦無須多作介紹,這夜菜式由Fraz發辦,偶與食友落得清閒,安享美食。

清甜有著淡淡菜乾香,例湯一客喝得滿意。

食友要了碗例湯,是菜乾豬肺湯,湯滾得清甜,雖有些師傅味兒,但街坊老店也無可厚非,食友正要加豉油醮豬肺,Fraz就聳身走入廚房,拿來一碟薑蓉,一次生兩次熟,老伙計已習慣熟客來「自助餐」。

細心留意鵝皮殘留著高溫烤烘出的網格紋。

燒鵝爐就設在後巷,燒好掛上十五分鐘才斬,預留了下莊部分,皮焗得濃黑,其貌不揚的平民賣相,吃起來卻是熱騰騰得燙脷,肉鬆嫩亦醃得夠味帶淡淡醬香,爐夠熱皮燒焗得起網格紋理,入口「索索」作響,脆化香口,燒功不錯,只可惜非「肥鵝」,鵝髀欠脂肪甘豐腴,連消膩的梅醬也可不要,成本所限每隻只售$220,鵝質素不及能記優質,但已較海港酒家出品出色,把酒嚐鵝,很快就已清碟。

避開膽固醇高的雞肝及雞腸,其精華湯汁可送大碗靚仔。

仗著Fraz三串不爛之舌,是夜得嚐勝瓜炒雞雜,貴不在下欄雞雜,卻在老闆走訪街市搵料的心機,人在情在,雞檔才會預留足夠雞雜予小店;雞雜炒得較為老身,但不打緊,醉翁之意在汁底,金黃濃潤吸收了鮮雞精華的汁底,配起軟腍勝瓜,實在是天鮮配,什麼山珍海味也得讓路,在冰鮮雞泛濫年頭,此家常珍品得來可真不易。


艇家即日交來的海魚。

他、他、他、他...都愛吃蒸魚。 

但見場內靚姐忙著短時間送魚上檯,場內蒸魚橫飛好不熱鬧,原來小店設有小魚缸,養著姑仔艇即日捕獲的本灣海魚,經Fraz討價還價後,來了一味清蒸海鯛魚

 一斤左右的鯛魚,實較養斑或深海泥猛來得鮮嫩。

處理海鮮以至火候拿捏,乃本地漁民智慧,送你一尾游水鯛魚蒸多少分鐘才謂之謹熟?用什麼碟盛之?就怕不少自命廚藝非泛的廚神亦說不清;是夜蒸魚謹熟肉剛離骨,魚骨隱見少量血水,嗜吃的民族從不介意吃得稍為生一點,魚肉一老肉就變緊,只有謹熟才能嚐到鯛魚鮮甜與及纖幼緊緻的一點彈性,魚尾部分尤富彈性,沒有蒸櫃配套,以傳統鑊頭蒸烹更能確實掌握火候,吃得出驚喜。

不過火的蝦仁炒蛋。

香脆惹味的鮮魷。

包辦了半條鯛魚,飽得不醒人士,其時專兄收工趕過來,四位麻甩再來一碟炒滑蛋蝦仁椒鹽鮮魷,前者飽得吃不下,但聽食友反應是鬆嫩不過火,該不錯;而椒鹽鮮魷漿雖然厚,但吃起來卻是鬆化可口,鮮魷爽嫩鮮味,掛上椒鹽是無以尚之的送酒佳品,專兄說墊底的紅椒又辣又惹味,偶聽得眼冒金星,繼續啤啤去...

菜式無花巧,將附近街市即日買到真切味道奉上,已叫人心動。

地痞小店環境實在麻麻,場內市井術語橫飛,細味他們對話,方發現仗義每多屠狗輩,欣賞這樣子率性,食物無掩飾地將以最真一面送到面前,已很不錯,期間剛相識的熟客仔又送來一碟椒鹽魚雲,炸得香酥鮮味不油,這樣子的有趣小店,會再來支持的。

會再來探這為食貓咪~ 

埋單約$140/位,以街坊小廚來說不算平宜,但食材新鮮而火候不錯,也是物有所值,感激Fraz作東,是獲益良多的一夜。

是次消費:$140/位(估價) 
(以 五 個為 滿分)
食物:1/2
配套:
消費:1/2
上菜速度:15分鐘(晚餐)
推介菜式:蒸時日海魚、燒鵝、炒雞雜、椒鹽魚雲



文記燒臘飯店
地址 :九龍佐敦新填地街1A地下




7 comments:

horatio said...

此店偶有路過 每此只見掛出極不吸引的燒腩和叉燒 估不到有 靚鵝

horatio said...

 此店偶有路過 每此只見掛出極不吸引的燒腩和叉燒 估不到有 靚鵝

魚腸媽 said...

嘩~隻貓好靚呀~眼仔碌碌~

Thalia said...

我都覺得同Fraz同枱食飯系會好食好多,聽Fraz講下古仔,講下笑, 真系唔食都抵,有得就更無得彈!
隻貓好可愛,似十足我屋企既中中同秋秋。

一舊 said...

點解唔是星期三?

西門町大惡男 said...

Horatio,
哈哈老式經營,老闆雖然唔識包裝,但菜式紮實,所以長年都咁旺場。

魚腸媽,
不如去燭光晚餐?

Thalia,
Fraz實在是位幽默的食友,如再加埋好靚一檯,保證個晚大家一定笑餐飽哈哈!

腹肌兄,同星期三有什麼關係?

魚腸媽 said...

親愛的~你約我緊可以啦~我交埋份功課就可以放個暑假啦~